2009年福建一桩上门女婿多次强占岳母引发的家庭悲剧

2022-09-23 07:59 分类:利来w66 来源:admin

  老话都说“一个女婿半个儿”,也说“丈母娘看女婿都是越看越喜欢”,在家庭关系中,女婿与丈母娘的关系似乎很少存在矛盾,丈母娘会因为女儿找到了依靠而放心,对女婿自然也会爱屋及乌,但是这种喜欢是点到为止的,不然的话关系就会变得相当混乱。

  福建南安市的黄某利原本和自己的岳母关系很好,作为一名上门女婿,说他是岳母的儿子也不为过,但是这样稳定和谐的关系因为一次醉酒戛然而止,黄某利与岳母两人最后甚至到了在法庭对峙的地步。

  黄某利家境贫困,初中就辍学的他年纪很小就进入社会摸爬滚打,因为家庭条件实在太差,所以他的父母非常担心他年纪越大就越娶不到媳妇,于是在20岁那年给他找了一个好姑娘小梅,直接让他入赘过去。

  小梅的家庭条件相对富裕,只不过因为家里是两个女儿,所以两位老人担心自己以后老了没人照顾,这才让二女儿小梅在家招女婿。黄某利虽然家底不厚,但是为人还算踏实勤快,与小梅结婚之后,两人的生活还算稳定。

  不过“上门女婿”的处境不比嫁进门的儿媳,儿媳妇是被宠着的,上门女婿则免不了会被别人说闲话,虽然黄某利的丈母娘黄丽将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,可是村子里的闲话很多,有些人的无心之语还是让黄某利觉得没有做男人的尊严。

  “吃软饭的”是黄某利最常听到的讽刺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家庭条件实在太差,这口气他也可能无法忍下这么多年。小梅是个勤劳且强势的女人,她并不愿意在家里面做家庭主妇,所以结婚生完孩子之后她就去外地打工了,整个家庭的主要开支都是他在承担。

  为了让他们俩的生活质量更高,黄某丽主动拿钱给他们在家里修了一栋新房,黄某利拿不出钱来,好在之前在公司上面干过活,所以房子的装修问题他自己可以搞定,到了2009年,房子基本已经装修完成,只剩下窗户还没有装好。

  窗户还没有装好,黄某利已经从丈母娘的老家搬了出去,因为担心家里东西会丢,所以7月25号这天黄丽主动在他家住下,为的就是多个人可以多留意一下。村子里这天刚好有人办喜宴,黄某利应邀前往,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酒气熏天。

  他一进屋子就看到了丈母娘坐在客厅,黄丽一直将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,见他喝了这么多酒很是担心,于是关切地问他:“身体怎么样?”不问不要紧,一问便让黄某利顿时大发,他踉踉跄跄着朝黄丽走过去,顺势将她搂在怀里。

  黄丽见状大惊失色,没想到黄某利此举并非无意,他将黄丽抱得越来越紧,哪怕她一直反抗,他的手还是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。黄某丽在客厅里面大喊大叫,奋力反抗,但是黄某利的房子修得偏远,村子里的房屋本来就隔得不近,所以直到黄某利将他掳进了屋子也没人发现。

  将黄丽使劲丢到床上之后,他强行达成了自己的目的,黄丽已经55岁,已经到了女人的特殊时期,黄某利畜牲一般的行为让她痛苦不堪,眼见着黄某利在身边鼾声如雷,她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女儿。

  小梅听到丈夫的禽兽行为之后震怒不已,黄某利平时在她面前唯唯诺诺,与她同房的时候经常让两个人都不愉快,如今居然对她的母亲做出这种事情,简直就是天理不容。小梅立马买票回家,同时叫母亲赶紧去公安局报警。

  警方赶到家中时,黄某利的酒劲已过大半,他很快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,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当,知道自己伤害了妻子,也让15岁的女儿从此对他失望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,他的行为不只是僭越了伦理,也越过了法律的红线年前入赘到小梅就已经受到了很多白眼,邻居的冷嘲热讽常常让他感觉脸面尽失,最要命的是他自身的性功能存在障碍,用过几次偏方还是不管用,从那以后他不仅受到村民的嘲讽,还要受到妻子的白眼,所以内心压力越来越大,才会在那天晚上看到丈母娘也忍不住发泄。

  黄丽在被他抱住的时候就开始奋力反抗,不断通过撕扯等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,但是因为她与黄某利之间的力量悬殊,所以最后没能反抗成功而受到QF,黄某利已经构成了QJ罪。

 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,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手段QJ妇女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JY不满十四周岁的的,以QJ论,从重处罚,QJ妇女、JY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:

  黄丽被黄某利QF之后已经受伤,心理阴影更是巨大,自此之后她在村子里面的生活压力也可想而知,因此黄某利的行为带来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。不过由于他是初犯,之前没有任何不良表现,所以量刑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,不会加重处罚。

  婚姻难得,夫妻之间更是应该相互体谅,黄某利入赘之后的压力固然很大,小梅也因此应当更加体谅他,但是夫妻之间的问题不应该转移到无辜的人身上,黄某利这样的行为只会让自己的形象更加差,生活也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,实在不是明智之举。